专家: 未来中国信用风险的走势?

时间:2021-01-14来源:信用中国浏览次数:

  在经济上行期信用风险整体往往会变小,中国如此,美国也是如此。基于这一判断,由于市场预测2021年我国名义GDP上升较快,刺激性政策相对收敛,从宏观角度而言,杠杆率增速可能也会趋向下行。

  除了从宏观杠杆率的公式出发外,还可以观察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征,即中国宏观杠杆率与外需之间存在较好的相关关系。

  杠杆率最重要的是看增速,而不是绝对水平,就像看GDP不能看绝对量,也不能看绝对增量,也要看增速,增速代表着边际情况。中国宏观杠杆率增速并非一直在上升,而是经历过非常多的去杠杆时期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2002-2005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增速是下降的,家庭、企业、政府的杠杆率都在下降,这个下降与外需相关。如果美国在加杠杆,或者我国出口情况较好时,并不需要房地产和基建的大量刺激,因此那一时期我国是降杠杆的。但在2016年,宏观杠杆率和出口间的镜像关系并不显著,原因是2016年国内主动开启了去杠杆的改革进程;但除此之外,宏观杠杆率和出口外需均存在负相关性。对于2021年的外需,如果市场一致性预期均在高位,宏观杠杆率增速大概率也要下降。这和我们按照宏观杠杆率计算公式的结果一致:分子在扩大,分母在收敛,短周期而言宏观杠杆率增速是下降的。注意,这里谈到的是杠杆率的增速,不是杠杆率的绝对水平。

  在经济上行期,也就是名义GDP上行期,债券违约风险和商业银行的不良率总体都是下降的。

  从地域方面看,新冠疫情加大了区域间财政状况的差异。沿海地区或受益于出口外需拉动,信用风险将出现相对下降,而与内陆、西北、东北地区的差距总体而言可能在扩大。

  有关信用风险的讨论,目前更关键的问题是市场对城投债的信仰。国企违约已有多次,过去几年已是司空见惯。从总体规模看,去年违约量不是非常大。但此次永煤违约比较糟糕的地方是恶意逃废债,涉及主动违规违法的问题,这引起市场较大震动。现在市场对打破刚兑存在担忧,除了来自逃废债,更多来自城投信仰,特别是预期外的结果。

  总体来说,在经济上行与外需向好共同存在的情况下,今年中国宏观经济总体信用风险可能会下行。在区域上,信用风险取决于政府未来如何处置有序打破刚兑,特别是打破城投信仰的问题。深层次结构性问题仍是长期存在的,但经济上行期为我国进行针对性改革创造了有利窗口。

友情链接: 河南省信用建设促进 工业和信息化部 河南省财政厅 信用河南网 河南省发改委